婺源印象

文章作者:全天时时彩最准计划旅游 上传时间:2019-09-07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婺源

理坑

发表于 2004-10-24 22:34

婺源之行是在原本计划的徽州给中途腰斩后临时起意的,也许因了她自来就是古徽州的一部分,砖瓦草木,总是相通。忙完日间的一切,在屏幕边坐下,慢慢翻看百来张照片,在忙碌中尘封了数日的,近似昨天:田野尽头的村落、水雾中的乌瓦白墙、湿凉空气中的炊烟、朦朦烟波中的虹桥;再来则是载了满车的欢声笑语、老屋中的杀人游戏、村口的红绿灯、小河边的午后暖阳……一幕一幕,在空明的午夜,清晰无比。 昔日古徽州的精妙处处,尽在寻常巷陌中,游走其间,不是不敬畏的。在婺源的日子,往往是走着走着,就教人家的飞檐画壁夺了心、摄了魂,看路的时候反而没有望天的时候多。进到村子里需要从一座座小桥上越过,站在桥上四望,仿佛不小心站到了时间的中心,下一步跨出去,无论往前往后,都是跨出数百年的悠悠岁月。 晓起的两进深宅中,上楼,脚下是老旧的木板楼梯,楼上凭栏出去是高高天井中墨黑的夜空,恍惚间眼中竟是提了繁复裙摆的纤纤玉手,耳边则是满头珠翠的叮咚之声。是了,住在这种深宅中老去的女子,合该如此。理坑的绣楼,蛛丝中依然可辨雕梁画柱的华美富丽,想是父母怜惜女儿足不能出户,绣楼起在一大片开阔田地跟前,推窗出去便可以尽力望远,毫无视线的阻隔。站在小小一方天井里仰望柱上的麒麟蝙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体会远方父母对自己的关切。世间父母对女儿的一片深情,总是一样的,无关斗转星移,岁月更迭。 在清华,雨是整整一天没停过,原本干冷的空气添了湿湿的寒意。这种时候从路边小吃摊大锅里升起的腾腾热气,看着就让人温暖起来。等到两枚白白胖胖的豆腐辣椒馅儿包子和一小盅鲜鲜浓浓的海带排骨汤入了口、下了肚,更是已经暖和到心里去。入了夜,一行人裹上雨披从河边回到新街上的住地。雨夜中的虹桥咚咚作响,雨一点点滴在雨帽上,青石板映出微微的暗光来,头灯把前方的人拉出斜斜的影子。 最后一天的理坑又换了艳阳,虽然风仍是刺骨。艳阳当空,却不毒不辣,只暖暖地把人烤着,等过午之后山间雾起,日头的艳色就褪了,象美人的青春。午间饥肠辘辘等饭熟的空隙,懒洋洋坐了一排人跟老乡肩并肩靠墙面对着河塘晒太阳,有肥鸡胖狗昂首踱过,脚下台阶边是此起彼伏的捣衣声。暖阳虽是好,肚皮更重要,可寻到厨房,还早呢。绝望之余,瞥见山柴瘫在门洞里的石阶上避风兼晒太阳,并肩往石阶上一坐,分一半衣服过来盖了,立刻舒服无比。更甚者,酸菜扛了个火炉凳在背后顶住,AMY端个小板凳坐在门边撕开了最后一袋巧克力,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闲天、烤火、晒太阳、哼小曲儿,此情此景,奈何天! 古徽州村落的世外遗风,倒有几分印了禅心,曰: 今生所求为何? 一间屋,六尺地,虽沒庄严倒也精致。蒲作团,衣作被,日里可坐,夜间可睡。 灯一盏,香一炷,石磬数声,木鱼几击。龛常开,门常闭,好人放來,坏人迴避。 发不除,荤不忌,道人心肠,儒者服制。不贪名,不图利,了清靜緣,作解脫計。 无挂碍,无拘紧,闲便入來,忙使出去。省闲非,省闲气,也不游方,也不避世。 在家出家,在世出世。佛何人?佛何处?此即上乘,此即三昧。 日复日,岁复岁,翠我今生,任他后裔。 有生如此,夫复何求?

本文由全天时时彩最准计划发布于全天时时彩最准计划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婺源印象

关键词: